成功案例:如何从环境衰败走向重建和可持续发展 逃离杀虫剂陷阱:农业害虫的无杀虫剂管理(印度)

生态临界点项目故事:逃离杀虫剂陷阱

上瘾行为经济学可以总结如下:出售一种商品,使得买家的需求持续上涨,从而进一步提高销量。印度安得拉邦棉农们陷入一种对杀虫剂使用成瘾,债台高筑的绝望深渊中。在这种情况下,棉农们自杀的情况非常普遍。朋努库拉村棉农们通过“非杀虫剂管理”走向健康和希望的转折点。今天,有成千上万的村庄走上了这条生态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大约30年前,商业棉花种植在印度的安得拉邦得到广泛的开展。棉花这种作物,比起之前的作物,例如小米,高粱,花生,木豆,绿豆,辣椒,和水稻,能够给小型农民带来更高的收入。因此,棉花种植盛行开来。

棉花的种植需要使用杀虫剂和化肥。这两种化学物品是经济和文化程度都不高的农民们缺乏经验和所不熟悉的。为了掌握对杀虫剂和化肥的使用,农民们非常依赖当地的经销商。经销商不但出售作物的种子,化肥,和杀虫剂,而且还承诺收购棉花。经销商的相关知识是从供货商那里获得的,例如拜耳, 先正达,杜邦,和孟山都等跨国化学公司。

杀虫剂成瘾:一个关于衰落的故事

在该地区开始种植棉花的数年之中,农民的产量和收入都得到显著的提高。由于棉花害虫还没有进入,杀虫剂的花费也不高。但是其后的几年中,棉铃虫,棉树叶虫,和蚜虫等棉花作物害虫成灾。反复喷洒农药虽然能够除去部分的害虫,但是筛选出最具有抗药性的害虫,并通过繁殖延续并强化了这种抗药性。随着害虫抗药性越发的顽强,农民们使用更多样更大量的杀虫剂。有时甚至混合十多种杀虫剂来配制所谓的“杀虫剂鸡尾酒。”为了驱赶害虫,杀虫剂的喷洒频率也提高到了一周两次。

杀虫剂也杀死了害虫的天敌,例如鸟类,黄蜂,甲虫,蜘蛛等。由于缺少天敌,一旦杀虫剂用量稍减,害虫的数量急剧增长。农民们对于杀虫剂的使用已经成瘾。与此同时,随着棉花对土壤肥力的消耗,农民不得不追加化肥使用。

随着化肥和杀虫剂用量增加,花费上涨,棉花的种植成本逐渐超过了经济效益。由于农民是赊账购买种子和化肥的,他们的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有的农民铤而走险进行走私,有的将自己的儿女去当童工。教育被忽略,导致几代人陷入贫困。

杀虫剂的大量使用也影响了健康,提高了农民看病的花费。由于农民都是手工喷洒农药,他们的身体曝露在有毒化学物质之中。慢性疾病肆虐,例如头疼,恶心,皮疹,疲劳,精神疾病和眼部疾病。有的农民急性杀虫剂中毒,神经受到永久损伤,甚至死亡,给家庭留下了大笔医疗费用,进而增加了债务。除了人以外,在使用了杀虫剂的农地旁边吃草的牛羊也因中毒而死亡。

如果有农民提出不种棉花了,农业化学制品的经销商就会说,“只有把欠的债都还清了才行。”农民们由于无法还钱,因此陷在这个恶性循环中!债务如此之高,以至于安得拉邦农民自杀率跃居印度第一位。讽刺的是,很多人就是喝这“杀虫剂鸡尾酒”自杀的。

停止使用杀虫剂:从衰败走向复兴

1998年,卡纳提·韦奴·马德哈开始向朋努库拉的农民们介绍一种新的棉花种植方法。朋努库拉是一个约900人的农业社区,户均耕地2至10英亩。韦奴·马德哈为一个名叫农业环境社会-经济-文化改造项目(简称SECURE)的组织工作,他本人也是成长于一个陷入杀虫剂问题的家庭之中。SECURE安排部分村民到400公里以外拜访卡图拉女士。卡图拉女士成功的使用了自然农业方法防治害虫。村民们虽然亲眼看到这种方法的可行性,但是对于亲自使用仍然持怀疑的态度。

第一位敢于吃螃蟹的村民尝试了这种自然农业的害虫防治方法,一年之后初见成效。马格姆·穆迪亚是一名背着沉重农业债务的老年村民。他的儿子因杀虫剂急性中毒,丧失知觉长达一周。虽然儿子最后顽强的活了下来,他们却背上了巨大的医疗费用。在这种情况下,穆迪亚决定试试新的方法。SECURE的工作人员教给穆迪亚使用“非杀虫剂管理”方法(NPM)。这项方法由国家大学的农业昆虫学家指导,海得巴拉的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研究而成。它是一个有着12个步骤的项目,帮助脱离对农业化学制品的依赖。

第一步是印楝树。印楝树是红木类的一种印度常见的速生大叶常绿树种。印楝树通过各种方式分泌大量的自然杀虫剂保护自己免受虫害。印楝树干扰害虫的产卵,孵化,和幼虫的生长。更重要的是,它所分泌的印楝素干扰喂食,从而饿死害虫。由于印楝树化学成分的多样性,害虫无法通过简单的进化发展抗药性。同时由于印楝树的毒素仅作用于害虫,它们对于人和家畜,禽类和各种益虫都是无害的。事实上,印楝树在印度有着上百年的使用,普遍用于粮食贮存,生产香皂,乳液,和其它健康产品。

印楝树种子液可以研磨成粉,在水中浸渍一夜,每十天喷洒在作物上。印楝树饼买到土壤中不仅能够杀除害虫,控制病虫害,更能够增加土壤中氮的含量。印楝树由于是当地的树种,获取容易。只需要人力,而不需要额外的开销。

印楝树的使用也可配合以其他NPM方法:

  • 向棉花喷洒自制的辣椒-大蒜溶液,尤其是当虫害传染严重的时候。辣椒-大蒜溶液的刺激性能让害虫掉落,并不影响其它益虫。
  • 将牛的排泄物溶液喷洒到棉花上来杀害棉树叶虫,蚜虫,牧草虫,及其它幼虫。溶液也是很好的天然肥料。溶液在植物表明形成保护层,能够阻挡害虫排卵和喂食幼虫。
  • 引入天然的棉铃虫病毒。这种病毒仅仅对于棉铃虫有杀伤力,却不伤害其它生物。农民们可以通过操控天然的“物种战争”来杀除害虫。农民们收集感染病毒的棉铃虫,将它们碾碎后溶入水中,喷洒到棉花上,从而除去害虫。
  • 种植高粱,万寿菊,蓖麻,玉米等“陷阱植物”来吸引害虫远离棉花。
  • 移除并焚烧重度感染的棉花和陷阱植物。
  • 通过观察植物来监控害虫数量,同时使用便宜的信息激素来诱捕棉铃虫幼蛾。通过监控,农民们节省了时间和用量,仅在需要时使用。
  • 将小板子涂白或黄色,覆盖以黏胶,从而黏住害虫。
  • 在没有月亮的晚上用小的篝火来吸引和杀害棉铃虫的幼蛾。
  • 在棉花地中设置栖木来吸引捕食害虫的鸟类。
  • 夏天深耕来破坏棉铃虫等其它害虫的幼卵。
  • 增加土壤中的蚯蚓和牛的粪便从而节省化肥。这种方法将村民们进化为有机种植者,随着有机棉花市场的扩大,未来收入应该会增加。

马格姆·穆迪亚的成功经验吸引了20名农民尝试使用NPM。SECURE指派了一男一女两名工作人员,前往朋努拉卡指导和帮助村民。妇女们给丈夫施加压力,迫使他们停止使用有毒的化学制品,并且通过直接的鼓励加速非杀虫剂管理方法的使用。这20名使用NPM的农民和使用杀虫剂的农民获得了一样的收成,但是由于他们不需要购买杀虫剂,所以纯收益更高。2000年的时候,朋努卡拉村的所有村民全部使用NPM进行棉花种植,同时,他们也尝试其它作物的有机种植。2004年,村委会宣布朋努卡拉为无杀虫剂村庄,并增加了蚯蚓堆肥的使用,从而减少化肥的用量。

停止使用杀虫剂提升了鸟类和其它害虫天敌的恢复,加强了自然虫害控制的能力。随着害虫天敌数量的回升,印楝树的使用得到减少。远离有毒杀虫剂不仅仅减少了医疗花销,降低了棉花种植的成本,也让农民有能力偿还债务。通过团结合作,村民们有能力抵抗经销商的欺凌。虽然还清本金花了一些时间,但是农民最终重获自由。

额外的好处

债务的减少意味着童工的减少,家庭的更加完整,下一代教育的提高。提高的收入意味着家庭能够租赁更多的耕地,从而进一步提高收入。为其它存在的NPM采集,研磨,和出售印楝树成为妇女新的经济来源,也提高了她们的社会地位。自杀率显著下降。此外,由于收入,健康和精力都得到恢复,村民们能够创业和开展社区项目。他们不但不让儿童工作,并给他们设置了六个月的“补习班”来帮助学生重返校园。

今天,杀虫剂的包装不再在朋努卡拉随处可见。村民们不再闻到化学制品的味道。村民们说,直到停止使用杀虫剂,他们才意识到它们的毒害有多大。妇女们高兴的说,“男人们更有活力了。”赢得对杀虫剂的这场战役极大的提高了村民的团结程度,自信心,和对未来的积极乐观。当经销商尝试通过低价收购棉花惩罚NPM的使用者时,农民们齐心协力,成立了市场合作组织,到村外寻找更公平的收购价格。

在NPM运动中锻炼出来的朋努卡拉村民的领袖精神和合作能力帮助他们战胜了其它困难。他们敢于向政府表达需要关注和支持的声音。他们着手净化村子的饮用水,建立轧棉和纺织作坊,增加棉花的附加值。同时,他们鼓励儿童接受高等教育。

现在整个地区的学校都教授和宣传非杀虫剂管理。每一年都有上千个外村的村民前来朋努卡拉学习这项技术。马格姆·穆迪亚和他的村民们成为了NPM颇有说服力的代言人。跨国杀虫剂企业游说国家政府镇压NPM,但是相反,政府决定通过一项名为“消除农村贫困组织”的国家级农村发展项目大力推广NPM。不计其数的非政府组织都投入到这场运动中来。

可持续农业中心给全国许多妇女提供有关NPM的技术培训。有了政府的支持,妇女们将NPM带回村庄。同时妇女们通过制造和贩售印楝树,信息激素,和其它NPM物资得到就业。到2008年为止,3,170个村庄的340,000位农民采用NPM的作物超过一百万英亩,包含棉花和其它谷物和蔬菜。NPM不仅仅降低了农业生产成本,更因为有机作物市场的发展,人们对健康食品的需求增长,给农民带来更高的经济效益。

在一个使用杀虫剂的村里,茶叶铺用旧的杀虫剂包装罐提取井水。

在一个使用杀虫剂的村里,茶叶铺用旧的杀虫剂包装罐提取井水。

朋努卡拉村(印度安得拉邦)。

朋努卡拉村(印度安得拉邦)。

马格姆·穆迪亚(右二)作为朋努卡拉村第一个使用无杀虫剂管理的农民正在讲述他的故事。

马格姆·穆迪亚(右二)作为朋努卡拉村第一个使用无杀虫剂管理的农民正在讲述他的故事。

朋努卡拉村的印楝树种子研磨机。

朋努卡拉村的印楝树种子研磨机。

朋努卡拉村的妇女介绍停止使用杀虫剂后健康状况的提升。

朋努卡拉村的妇女介绍停止使用杀虫剂后健康状况的提升。

将印楝树种子研磨成粉状。

将印楝树种子研磨成粉状。

由印楝树种子,辣椒-大蒜,和感染虫害树叶制作的溶液。

由印楝树种子,辣椒-大蒜,和感染虫害树叶制作的溶液。

由印楝树种子,辣椒-大蒜,和感染虫害树叶制作的溶液。

由印楝树种子,辣椒-大蒜,和感染虫害树叶制作的溶液。

制作辣椒-大蒜溶液的原材料。

制作辣椒-大蒜溶液的原材料。

介绍如何配置和使用辣椒-大蒜溶液的海报。

介绍如何配置和使用辣椒-大蒜溶液的海报。

将辣椒-大蒜溶液灌入水箱中喷洒棉花作物。

将辣椒-大蒜溶液灌入水箱中喷洒棉花作物。

前来朋努卡拉村参观的农民学习使用“陷阱植物”(右前方)吸引害虫远离棉花作物。

前来朋努卡拉村参观的农民学习使用“陷阱植物”(右前方)吸引害虫远离棉花作物。

介绍如何准备和使用棉铃虫病毒溶液的海报。

介绍如何准备和使用棉铃虫病毒溶液的海报。

生态转折点的工作原理:“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中的“坏循环”和“好循环”

生态转折点是催化剂。它通过生态系统和社会系统能够产生链式反应,影响深远。然而,深远的影响并不够。生态转折点的成功故事告诉我们,问题和解决方法的关键在反馈回路。反馈回路是由成因和效果组成的链,将小的成因扩大成深远的效果。

“负转折” (恶化)

负转折点是随着1980年代棉花种植及化学杀虫剂的一并引入开始的。化学杀虫剂控制害虫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农民们陷入一种杀虫剂中毒和举债的恶性循环之中。

  • 害虫发展出抗药性导致需要更大量的杀虫剂,从而启动了坏循环。杀虫剂中毒普遍出现。
  • 杀虫剂杀害了鸟类和天敌昆虫,因此害虫的自然控制衰退。农民们因此越发依赖杀虫剂。
  • 大量杀虫剂的使用提高了农业成本,减少了农民的收入。加上由于杀虫剂中毒的医疗费用,农民的债务越来越高,绝望越来越深,自杀人数也越来越多。由于农民向经销商欠债,因此很难从棉花生产和杀虫剂使用的恶性循环中抽身。

“正转折点”(重建)

只有在导致恶化的坏循环得到逆转的时候,恶化才会停止。扭转坏循环一点也不简单。坏循环是强有力的,但是扭转坏循环是开启重建模式的唯一方式。除此之外的任何方法都只是“逆流不上”。

生态转折点能够有效的作用于坏循环从而扭转它们。好消息是,一但坏循环得到逆转,它们将转化为好循环,而好循环同样是有力的。在效果上,好循环能够发动自然,社会和经济要素,为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共同努力。正效果不断创造出新的正循环,从而加强化和“锁住”益处。

在“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中,正转折点(生态转折点)是引入以印楝树和其它生态控制方法为核心的非杀虫剂管理。这个方法首先应用与朋努卡拉村。由对化学杀虫剂抗药性引起的坏循环消失了。它的效果逆转了负转折中的两个反馈循环,将坏循环转为好循环:

  • 随着鸟类和害虫天敌的回归,对害虫的自然控制得到恢复。
  • 由于没有健康危害和化学杀虫剂的花费,农民的利润能够开始付清债务。自杀下降。农民能够脱离杀虫剂经销商。
  • 对非杀虫剂管理的成功应用除了带来农事生产的高收入,更带来信心。好循环增加了创业活动和对村庄福利的项目。
  • 有的农民利用增加的收入租下更多土地从事农业生产。除了提高收入外, 农场也提供了更多就业岗位。
  • 非杀虫剂管理的成功应用激励村民停止使用童工,并给学生补课帮助他们返回学校。
  • 随着外村人得知朋努卡拉成功的消息,纷纷慕名而来参观学习,新的好循环得到启动(图示中未显示)。非杀虫剂管理传播到上千个村庄。

黑色:由生态转折点从坏循环逆转来的好循环

蓝色:生态转折点带来的额外好处,形成新的好循环从而锁住益处。

关注创造生态转折点的循环回路

如果我们了解是什么在驱使着恶化,我们就能够想出开启逆转的关键行动。例如,社区成员能够通过脑力震荡来:

  • 列出当地环境问题的成因和效果的链条,画出驱动环境恶化的坏循环“负转折点”图示。
  • 研究“负转折”图示,指出社会系统和生态系统中的“战略点”。战略点是系统中那些联系坏循环的关键部分,如果加以适当的改造,坏循环能够转为好循环。
  • 思考新的好循环,强化重建并锁住它。

逃离杀虫剂陷阱:成功的秘诀

外部刺激和帮助。我们并不认为生态转折点是“从内而外自然生长”的。虽然地方层面的行动是生态转折点的基本要素,成功的案例一般都是受到社区之外的人或是信息启动社区对问题的意识和关注,例如说环境如何变化,哪一些要素是起主要作用。外来者也能够带来新鲜的想法。韦奴·马德哈来自距离朋努卡拉村100公里以外的村庄。他是地方非政府组织SECURE(农业环境社会-经济-文化改造项目)的工作人员。他鼓励村民向外村的一个掌握不用化学杀虫剂进行害虫防控的妇女进行学习。韦奴·马德哈及其它SECURE的员工找到马格姆·穆迪亚这个有影响力的长者,尝试使用NPM方法。SECURE教给穆迪亚非杀虫剂管理的方法,两名员工前往朋努卡拉进行指导。哈德拉伯的可持续农业中心,在国家大学农业昆虫家的帮助下,给朋努卡拉提供了技术支持,并将NPM传播到其它村庄。

强有力的地方民主体系和对地方领导地位的拥护。真正的社区参与和“所有权”在生态转折点故事中十分突出。社区在其决策,人力,金融资源方面都有所进展。马格姆·穆迪亚就是这样一个有力的,全心全意的领导者。全朋努卡拉村对于非杀虫剂管理方法的学习和接受来自于村委会和农民协会的支持。妇女们要求丈夫使用NPM,同时她们也在收集和研磨印楝树种,准备溶液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此外,她们也参与到例如辣椒-大蒜溶液之类的补充性NPM物资的制作过程中来。

社会系统和生态系统的互相适应。社会系统和生态系统互相适应,共同构成了可持续发展的整体。正如这个生态转折点故事所披露的,决心,价值,知识,技术,社会组织和社会体系全部都参与到强化有价值的社会和生态资源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来。人类社会和环境的收益是携手共进的。朋努卡拉村投入大量的时间和人力到非杀虫剂管理中,而不是将有限的资源购买杀虫剂。非杀虫剂管理主要是依靠当地一种树木。同时利用蚯蚓堆肥作为化肥的替代品。这不仅提高了人们的健康水平,也促进了生态系统的发展。

 “顺应自然”。对环境问题的微观管理已经超过了人类的能力范围。生态转折点给予自然主宰自己能力,开启重建程序的机会。印楝树是一种地方性的,速生的树种,能够产生多种天然杀虫剂。将印楝树饼埋入土壤,不仅能够控制害虫,更提供了氮肥。此外有十二种之多的补充性方法被用于防控害虫或是吸引鸟类天敌。鸟类和其它天敌的回归使得害虫防治越发的简单;最终对印楝树和人力的需求也减少了。

快速的结果。快速的“回报”帮助社区增加投入。通过一季的努力,先行者马格姆·穆迪亚展示了非杀虫剂的结果,成功说服20名农民尝试这个方法。他们获得了和使用杀虫剂的农民一样的丰收—但是成本却更低。朋努卡拉村迅速成为附近村庄,乃至全国的典范。

有力的象征符号。地方景观的有价值部分,共享的社区“故事”,亦或是受尊敬的领袖,它们的共同之处是都能够代表整个重建过程。这个过程集结了了社区努力和促进了社区行为朝向成功前进。健康和繁荣是朋努卡拉村鼓励变化的关键象征。村民们经常强调减少杀虫剂如何使得他们健康,有活力,和富足。这些是他们不知不觉中失去的。他们也常常提起远离杀虫剂减少了农业成本,带他们走出债务危机。

超越社会障碍。更大一些的社会-经济系统会给成功带来更多的障碍。例如:

  • 现代社会人们的时间,精力和关注力都受到牵绊。人们如此的“忙碌”,以至于参与社区有活动的时间都没有。
  • 人们对于创新总是感到恐惧,或是受到压力而无法实现改变。
  • 外来者有可能在环境被重建好之后带走有价值的资源。
  • 现状中功能失调使得一些摆脱衰败的必要改变不可实现。

农业化学经销商通过压低收购价格,惩罚使用非杀虫剂管理的农民。但是村民们通过成立市场合作组织,到外地寻求公平的价格。他们联手克服债务危机,这样就不受经销商欺负。同样,随着遭致杀虫剂公司和经销商的反对,他们仍然成功的说服国家政府鼓励非杀虫剂管理方法的推广。

社会和生态多样性。多样性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但是也因此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朋努卡拉村的农民接受多种技术帮助,和他们的聪明才智结合起来,形成了多种非杀虫剂管理的方法,和控制作物虫害的有效策略。最终自然生物多样性得以恢复,鸟类和昆虫天敌带来了自然害虫防治。

社会和生态记忆。来自过去的社会体系,知识,和技术“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成为今天的指导。几个世纪依赖,印度人利用印楝树保护存粮,制造肥皂和乳液,及其它健康产品。非杀虫剂管理也利用了有关鸟类和害虫天敌的生态记忆。随着环境中有毒杀虫剂的减少,它们的数量也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建立弹性。“弹性”是在偶尔艰难,经常无法预测的外部干扰之下保持功能性的一种能力。生态转折点最为有效的地方并不在于它开启可持续发展的路径,而是强化了抵御威胁的弹性。随着生态转折点故事的继续,新的好循环出现,强化好循环的益处并保护它们。关键就是社区的适应能力—它源自于社区的意识力,各种实验,对成功和失败的学习,以及对成功的复制。在朋努卡拉村,远离杀虫剂的使用带来了对害虫的天然控制。这减少了农业投入的化肥,提高了健康水平,减少了童工的使用,使得家庭能够降低债务,建立财政弹性。人们能够拓展作物种植的面积,追求更好的教育,投入创业和社区项目之中。学校开设非杀虫剂管理也帮助它成为村庄文化的一部分。所有的这些努力,以及成功带来的自信,使得社区更加团结和互助,儿童们回到学校,村民更好的战胜种种困难。

“成功的经验”:对生态转折点教学步骤的建议

  • 作者:杰拉尔德·马尔腾,朱莉·马尔腾

以下的课程计划适用于小学到高中甚至是大学的课程使用。这个课程计划渐进式的提供了解决问题的一种系统思维模式:从成功的环境保护故事(第3步)到故事经验(第4和第5步),到生态转折点原理在解决当地问题的应用上(第6步)。教学的某些部分,例如“反馈示意图”,可能一开始对学生会稍显复杂和有难度,但其实很快就能被学生掌握。最有效的学习方法就是跟紧课程计划,逐步逐步的学习。当然,课程计划本身也是有弹性的。根据年级的不同和学习单元设计的不同,老师们可以选择课程计划中的若干步骤,依据教学目标来制定自己的计划。例如对小学生来说,可以先介绍第1步至第3 步的内容,然后进行第6步概括和总结,指出本地存在的若干问题,并向学生提问“我们如何仿效‘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中的经验来解决我们当地的问题?”

1步:选择性课程准备。老师启发和引导学生思考如下的问题:“回想你或者你的家庭所关心的事情有一天受到破坏,或者是逐渐衰败。(老师可以给出例子:友谊,项目,工作)你当时有做出哪些努力来扭转危机呢?你的做法是否有成效?为什么成功,为什么失败?你是否尝试过其它的方法?”学生们通过课堂讨论分享答案。

第2步:介绍生态转折点。老师先介绍,由于和环境支持系统关系的破坏,人类社区会衰退和崩溃。这些社区必须改造自我才能生存。它们必须改变和环境的关系,才能重建环境支持系统的健康。生态转折点就是人们走向正变化的起点,是从衰败走向重建的“杠杆。”老师请向学生播放4分钟的生态转折点介绍短片。(本视频可在线观看或者下载后观看。)在学生观看完介绍性视频之后,老师们可以选择进入到第4步,直接观看“逃离杀虫剂陷阱”视频,或者是选择观看阿波岛故事 的9分钟视频,以完善和加强学生对于生态转折点的理解。在阿波岛故事中,学生们将看到这个位于菲律宾的渔村拯救珊瑚礁生态系统,渔场,及生活方式的故事。这个故事简洁有力的阐述了生态转折点的基本概念。在播放视频之前,老师应该概括的介绍故事内容。在故事的第一部分中,由于渔民使用破坏性捕鱼工具,阿波岛的珊瑚礁生态系统及渔业遭到严重的破坏。老师请要求学生认真观看视频,并指出故事中的主角使用了哪些方法扭转衰败,创造积极的改变 – 他们首先,后来,和其后分别是用的什么方法,等等。

第3步:故事材料。老师请告诉学生他们将要学习印度农民远离杀虫剂带来的污染,疾病和债务的故事。农民的经验告诉我们怎样才能和环境建立健康的关系。发给学生文字版“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故事材料在本网页的最上方。这个故事材料将成为以下活动的基础。对于低年级学生,老师可以自行缩减文字材料的内容和长度。

有效的故事材料介绍方法为:

  • 概括性的介绍故事的背景和梗概,以及负转折的部分。强调是什么造成了衰败及其改变。
  • 让学生观看故事中的主角使用了哪些方法扭转衰败,创造积极的改变 – 他们首先,后来,和其后分别是用的什么方法,等等。

阅读完故事材料后,学生以小组形式列出故事主角扭转衰败,创造积极改变的方法 – 他们先做了什么,后做了什么,等等。之后全体学生一起回顾视频。之后老师讲解转折点是一个“杠杆”的概念,一个创造巨大变化的行动。“逃离杀虫剂陷阱”朋努卡拉村非杀虫剂管理的引入。

一个鞋盒大小的盒子可以用来说明转折点的概念。将这个盒子底部向下放在桌子上。轻推盒子,在其倾倒前扶住,这样盒子回到原来的位置。其后稍微用力推盒子,这样盒子侧边倒在桌子上。这个实验展示了当变化行动微弱的时候,社会-生态系统能够保持不动。但是随着变化的力量加大,超越一定的阈值,系统就会在力的作用下发生巨大的变化,且不会回到最初的状态。

第4步:反馈示意图。学生尝试学习系统性思考来理解(1)坏循环如何驱动衰败,(2)衰败如何被逆转为重建功能,以及(3)好循环如何驱动重建。老师请介绍以下概念:

  • 负转折 – 持续性衰败的倒退发展
  • 负转折点 – 启动负转折的行动或是事件
  • 正转折 – 重建和可持续发展的正向发展
  • 生态转折点(也叫做正转折点)– 启动正转折,逆转衰败的行动

老师给学生发反馈示意图练习题。学生将通过做完成练习题来掌握(1)“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中导致负转折的坏循环,以及(2)故事中驱动正转折的好循环。老师和学生开始一起完成“负转折”示意图,这样学生就能够了解练习题的完成步骤。应该先完成负转折点示意图练习题(也就是杀虫剂的引入),添上空格之间的箭头,最后在每个空格中写上变化的方向(增长还是减少)。老师应该利用“负转折”示意图

在和学生一起完成“负转折”示意图之后,老师应该给学生展示示意图中的两个反馈回路。这两个反馈回路互相联系,互为补充,强化了衰败过程。

  1. “更多化学杀虫剂” > “更多的抗药性” > “更多的化学杀虫剂”(因为需要更多的杀虫剂去除抗药性强的害虫)。
  2. “更多化学杀虫剂” > “更少自然控制” > “更多化学杀虫剂”(因为随着鸟类和天敌昆虫的减少,需要更多的杀虫剂来去除虫害。)
  3. “更多化学杀虫剂” > “更多花费” > “更多债务” > “更多化学杀虫剂” (因为杀虫剂经销商要求农民付清债务才能离开。)

在学生了解“负转折”示意图之后,他们就可以自己完成“正转折”示意图的联系。老师应该对学生个人或是小组指出生态转折点(非杀虫剂管理的引入)是学生填写“正转折”示意图的出发点。“正转折”示意图为老师提供了“正确”的示意图,但是学生们不应该提前看到答案。当学生给“正转折”示意图添上箭头之后,老师可以给出一份“正确的”示意图,这样学生们可以进行比较。然后学生应该尽可能的找出示意图中的反馈回路。最后,师生一起回顾所有的结果(变化的方向,箭头,和反馈回路)。由于箭头能够显示“原因和结果”,学生应该能够理解有些箭头是基于解读的。因此老师不应该认为学生应该能完全得到和“正确”示意图一模一样的解答。

通过比较“负转折”和“正转折”示意图,学生们应该能够学到:

  • “正转折”示意图和“负转折”示意图有一部分是一样的,除了方向相反意外。“负转折”中的坏循环在“正转折”中被转化为好循环。而“负转折”中驱动衰败的反馈也正是“正转折”中驱动重建和可持续发展的反馈。
  • “正转折”示意图的其它部分是由正转折点创造的好循环。这些好循环帮助强化重建,并巩固成果。

5步:成功的秘诀。学生们可以仔细阅读“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来确定故事中“成功的秘诀”,从而理解这些成功的要素是如何启动正转折的。一个典型的生态转折点应该是(1)一项生态技术,例如“逃离杀虫剂陷阱”中的非杀虫剂管理,结合(2)促进生态技术有效应用的社会组织。“成功的秘诀”就是关于生态技术和社会组织何以成功的根本。

老师给学生发成功的秘诀讲义材料,并和学生一起回顾每个秘诀的意思。(更低年级的学生可能需要老师讲解单词的意思。)然后学生(以个人或是小组)学习第3步中所发下来的“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材料,来寻找和列出故事中每个成功的秘诀。当学生们完成后,老师和学生一起交流和讨论。。老师可以参考“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成功的秘诀作为指导教材。

6步:应用生态转折点原则。通过坏循环,好循环,和“逃离杀虫剂陷阱”故事成功秘诀的学习,引导学生解决当地问题

  • 学生提出当地存在的环境或者社会问题。他们可以从指出衰败开始,然后选择一个问题进行生态转折点分析。
  • 学生为他们选择的问题准备一个“负转折”回路示意图,来阐明衰落的原因。
  • 学生检查“负转折”回路示意图,寻找能够逆转衰落,启动正转折的部分。通过头脑风暴找到行动(例如生态转折点)来启动杠杆变化。
  • 学生利用成功的秘诀讲义材料来探求怎么样运用每个秘诀让行动更加有效。同时也可以增加材料之外的其它想法来提高有效程度。

成功的秘诀讲义材料(生态临界点项目)

推翻导致环境恶化的坏循环的关键是什么呢?根本上来说需要合适的环境技术加上促进这种技术的社会组织。每一个生态转折点案例分析都展示了成功的关键秘诀。

  1. 外部的刺激和帮助。我们很少看到生态转折点“从内部生长出来。”生态转折点故事通常都是外来者或是新来者,激发对于形势的共同关注—形势如何变化,需要付怎么样的责任。外来者是新观念的来源。随着激发地方社区项目的日益广泛,生态转折点成功故事也更加普遍。
  2. 强有力的地方民主组织和持续性的努力。真正的社区参与和“主人翁意识”在生态转折点故事中有着决定性的作用。这些故事并不强调至上而下的管理或是不切实际的规划。相反,社区通过切切实实的决定,人力,和财政资源逐步前进。
  3. 社会系统和生态系统的互相适应。社会系统和生态系统互相适应,互相协调,成为统一的功能主体。正如生态转折点故事中体现的那样,观念,价值观,知识,技术,社会组织,和社会机制一起朝向强化有价值的社会生态资源可持续发展方向进步。社会和环境成就是肩并肩的。“为环境共同资源而奋斗的社会共同资源”同步形成,这包括环境资源清晰的产权和边界,对规则和规则执行的认同。
  4. “顺应自然”。对世界环境问题的微管理是人力所不及的。生态转折点给予大自然发挥自身能力的机会,启动重建过程。
  5. 快速的结果。快速的“成效”帮助强化社区的决心。随着正转折结果通过社会系统和生态系统发生链式反应,同时,社会,经济,和政治过程帮助环境重建和其它正向变化。
  6. 有力的符号。地方景观,共享社区“故事”,或是备受尊敬的领导的一个共同之处就在于它们都代表了整个重建过程。这种符号凝聚了社区的努力,促进社区进一步迈向成功。
  7. 超越社会障碍。更大一些的社会-经济系统会给成功带来更多的障碍。例如:
    • 现代社会人们的时间,精力和关注力都受到牵绊。人们如此的“忙碌”,以至于参与社区有活动的时间都没有。
    • 人们对于创新总是感到恐惧,或是受到压力而无法实现改变。
    • 外来者有可能在环境被重建好之后带走有价值的资源。
    • 现状中功能失调使得一些摆脱衰败的必要改变不可实现。
  8. 社会和生态多样性。 多样性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和机会—因此我们也能够更加期望好的选择。例如,生态系统的物种多样性强化了自我更新的能力。人类价值观,认知,知识,技术,社会组织,和社会机制的多样性,也提供了更多更好的选择。
  9. 社会和生态记忆。来自过去的社会体系,知识,和技术“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对于今天也仍有借鉴意义。自然的“记忆“存在于有机生物的弹性,以及生物和生态系统错综复杂的关系之中。这种关系源自生物进化,经受过时间的考验。
  10. 建立弹性。“弹性”是在偶尔艰难,经常无法预测的外部干扰之下保持功能性的一种能力。生态转折点最为有效的地方并不在于它开启可持续发展的路径,而是强化了经受威胁的弹性。随着生态转折点故事的继续,新的好循环出现,强化好循环的益处并保护它们。关键就是社区的适应能力—它源自于社区的意识力,各种实验,对成功和失败的学习,以及重复成功。

学生练习示意图 (生态临界点项目)

操作指南:在方块中空白处填写。 如果故事中衰败阶段是增加的,请填写“更多”;反之如果是减少的,请填写“更少”。在方块之间补充箭头,来表示要素影响的方向。每一个方块都需要至少发出一个箭头,以及收到一个箭头。最后,根据箭头所指示的方向,完整理解由负转折点启动的,推动衰败的,“坏循环”。

学生练习示意图 (生态临界点项目)

操作指南:在方块中空白处填写。 如果故事中重建阶段是增加的,请填写“更多”;反之如果是减少的,请填写“更少”。在方块之间补充箭头,来表示要素影响的方向。每一个方块都需要至少发出一个箭头,以及收到一个箭头。最后,根据箭头所指示的方向,完整理解由正转折点启动的,推动重建的“好循环”。

回到顶部